脑洞集中刀男
来派亲情向
爱染是好文明www
乙腐都吃
近期沉迷废狗和小英雄
可能会出现肝秃的情况(所以更新时间大大减少了嘻嘻嘻)
比较喜欢坑
有兴趣了会填坑
更文时间比较随心
看的番比较杂而且站的cp差不多都很冷
以上てすwww

关于

宗←光 长梦不复醒

邪教cp

文笔有限

斟酌观看

没有小酒鬼

可能ooc




     他是真的很美丽,直到现在,不动行光都没有改变这个想法。



     同为被信长公所爱的刀,他是真的很自满,没有什么能够比得上信长公对他的爱。他也相信他能陪伴着兰丸守护他直至信长公称霸天下,所以本能寺夜的大火,彻底的,碾碎了他的自信心,一点不剩。



     被火焚烧时的痛苦真的很难忍受,所以无法想象那人究竟是如何的坚强才能一次一次的捱过再锻,却依旧艳丽如初。



     有着共同的主人,也许能聊许多许多话题,能够拉近彼此的距离,所以当不动行光得知这个本丸里存在他的时候,异常的喜悦。在几乎没有熟人的这里,在他们都讨厌信长公的当下,曾经被信长公那么爱着的他,肯定——肯定也——



     【我怨恨着那个男人】本微微柔和下来的眉因为提起他而再度皱起,直白的表现出了他的态度——对信长公的不喜。



     啊啊,忘记了,他们怎么可能会喜欢信长公呢.....不动行光打了个嗝,垂下眼眸,满腔一厢情愿的热情被打散,他感到自己仿佛被长谷部泼了一身冰凉的酒一般,浑身打颤。



     即使是你——也不爱着那位大人吗?



     不动行光并不是那种明知会被讨厌还会往前凑的主,在明白了自己与他毫无任何共同点后,默默地选择了退缩。



     他真的很美丽。



     不动行光不止一次想要与他说上话,但一想到自己所喜爱的主人被他所厌恶,全身就像被定住一般,进退不得。每当与他的视线对上,便会不知所措,只能逃避。



     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不知过去多久,审神者也知道要把他和其他织田组的人放在一起,估计要出事,也从不将他们安排在一起,这样的配置,令不动行光松了一口气,也没由来的感到失望。



     已经害怕......再次受到伤害了。



     躺在兰丸怀中听他渐渐失去了心跳,体温逐渐变量,他却什么都不能为他做,连斩杀他身边的敌人都做不到——



     他只能在这火光冲天的本能寺一路奔跑,去寻找信长,去寻找他。



     身体很热,很痛苦,仿佛要被溶解了一样,但能够看到他难得的笑,真的觉得不辛苦了,只是那笑,却不是对他的。



     躲在门后,如同一个懦夫,看着那人与同为短刀却比他强了百倍的他拥抱着一同消失在火中,不动行光只能将自己缩成一团,等待着疼痛的终止。



     这种无力感,与知晓自己无法保护信长公时的无力感不同。他说不上来,但是十分厌恶。



    【我曾是笼中之鸟......】



     这是最常从他口中听到的话。这次,又无意间听到了,说话的他当时正看着一样新奇的小玩意入神,异色的双眸微微发亮,他永远也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能带给不动行光多大的影响。



     但同时不动行光再一次深刻的意识到,信长公所谓的喜爱,与自己自顾自的恋慕,可能会对他造成多大的困扰。



    【惊讶于我会主动提起去修行吗......没事的,不会出事的】修行出发那天,不动行光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想自己一个人悄悄的上路,不给任何人添麻烦。



    【那么,再见】不动行光没有在意审神者对他这么正经的惊讶,转头就撞进了那人的眸中。



    【去那个男人那边修行吗......】他掩唇轻笑【早点回来吧,我和药研想听听你口中的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被主动搭话的不动行光心中既是喜悦又充满了酸涩,他默默点了头,踏上了修行的路。



     旅途的夜晚,不动行光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但不记得梦的内容,只觉得自己如愿以偿,不愿从那长梦中清醒过来。



     大抵是梦到了自己与宗三心意相通罢......



     但这又怎么可能是事实呢?




没错这就是邪教

看了刀舞,听到小酒鬼对宗三说:宗三你好漂亮的时候突然站了这对= =

绝对没人会萌的吧

话说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评论(8)
热度(15)

© 嘟嘟御魂-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