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御魂-极

一朵花坠落的速度,连时间都停住了脚步

太芥 不虐

首发帖吧

文笔有限

斟酌观看


01、前梦




     倾盆大雨。


     

     他撑着油纸伞漫步于街角,四周沉寂得只剩下簌簌雨声。木屐踩在地面的音量仿佛被扩大无数倍。



     万籁俱静。



     男子终于停下了脚步,看着站在对面失魂落魄的少年,他也盯着男子,相对无言。片刻,少年给予男子一个僵硬的笑容,他就默默的看着少年,不予回应。半晌,撑着伞,再次行走。


    

     “先生。”少年开口,雨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他浑身湿透的伫立着。往日溢满眼眶的神采丧失殆尽,只余空洞。他瞥了眼少年,眸中毫无波澜,迈步向前。末端泛白的两鬓微微摆动。



      “先生,求您,求您不要走!”少年一把抓住经过他身边的男子。他只是回头淡淡看了眼少年,唇角勾起微小而温柔的笑意。登时,少年瞪大眼睛,浑身颤抖,他动了动唇,却再发不出声,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男子的背影,随着一滴雨滴落于地面的瞬间



     四分五裂。



     


     雪花飘落的夜晚。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右眼缠着绷带的青年开枪射杀跪在地上的男子。猩红的血溅落在白色的雪上,带着诡异的美感。



     青年不带一丝感情的微笑着,说:“也许下一枪就开在你的身上了呢~”


  

     他依旧一言不发,引得青年直呼无聊。他低垂下头,看着从男子的尸体下流出的红色液体组成妖异的图案,跟在青年的背后,沉默不语。


    

     他将所有心意掩藏在心中,不肯说出,任凭时间荏苒,春去秋来,青年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再来,便见青年更换了衣装,不见了踪影。



     他仍然沉默着,固执地用行动寻找着他,内里有个声音歇斯底里地喊着:



     “先生,不要离开我!”



     直至声嘶力竭心中滴血,无人能闻。



     




02、仍梦




      【我一直都知道的哦,先生的痛苦。】



     朦胧的月光下,男子唇边的弧度若隐若现,呢喃的话语如同沙哑的老唱机一般听不清楚,芥川龙之介恍惚的向他伸出手,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微风拂过二人,卷起漫天的花瓣,一直响于耳边的蝉鸣不知何时停止了。


    

     下一秒,男子背对的月亮发出耀眼的白光,他翻开手中拿着的书,保持着唇边的弧度,张口道



     【              】



     芥川龙之介睁大了双眼,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见男子被白光所吞噬。如同被打碎的巧克力一般,梦境宣告结束。



     芥川龙之介从床上惊起,止不住的咳嗽着,待平复了咳嗽,穿上了黑衣,打开了门,直接走了出去。



     自从太宰先生离去的这些年来,他便能在梦境在见到那位有着与太宰先生相同样貌的男子,男子只是朝他微笑,轻轻诵读出手中所捧书本的内容。



     他并不明白这些代表着什么,想不清楚,便不去想,他只要打败更厉害的敌人,完成更难的任务,那位先生便会主动现身,认同他了罢。



      芥川龙之介所寻求的无非就是那位先生轻飘飘的一句“我认可你了”罢了,许是资质愚钝,他竟到现在都未能达到,却让一只人虎抢了先。



      “真是......小笨蛋呢......”暗处不知是谁在感慨,伴随着一声叹息,芥川龙之介猛地一回头,看向拐角处,快速奔去,内心涌上了期待,却没见着想见的人,他也没有在意,毕竟,想找到太宰先生,也是要费上一般工夫的。



     “这可不行啊......”男子合上书,笑道:“这么懦弱的话,宝贝是会逃走的呢,太宰君。”他看着这里永夜的天幕,若是......他也在便好了......垂下眼眸,心中倏的有了思量。



      一天的寻找也没能找到想找之人,即便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芥川龙之介心中还是有些泄气。草草吃了银备下的晚饭,他躺在床上,想着如何获得先生的认同,又开始了梦境。



     男子立于庭中,池塘的荷花娇艳的开着,他双手捧着本书,轻声念道:【渐渐地,我开始想念一个人,想的不得了,想看见他的脸,想听他的声音,想的不得了,好像是腿上扎着滚烫的针灸,只能忍耐着不动一样。】



     他转过身,合上书本,朝着看着他的芥川龙之介清浅的笑着,“芥川君,请先,稍微的,休息吧......”话音未落,芥川龙之介的世界登时失去了光亮,他呆愣地坐在地面上,看着漆黑的周围,良久,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他的罗生门是撕裂不了这片梦境的,他也,并未感受到这位先生的恶意。




     也罢......就在这里,稍作休憩吧......待稍整齐鼓,继续寻找,太宰先生罢......



     




03、醒梦




     太宰随意地推开门,看着躺在床上的芥川,耸耸肩,双手做喇叭状大喊:“芥川君,太阳晒屁股了哦!”却无半点回应,太宰皱了皱眉,将手放在他的头上,道:【人间失格】



     他心中泛起了不好的预感,伸出手,稍微探了一下芥川龙之介的鼻息。



     ...... 



    

     太宰面无表情地坐在芥川身,看着芥川难得舒展的眉头。“什么时候......你也耽于梦境了呢?小笨蛋君......”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他抚着芥川的脸颊,眸中深处有墨色晕染开来。




     “能否把我的芥川君还给我呢?这位不知名的先生。”太宰转头,道。面上的表情,难得的,没了。“我只是,想稍微给某些不珍惜的人一些教训呢。”他这么说着,将书翻到了下一页。



 

      太宰看着突然出现身着和服与他有着一样样貌的男子,毫无惊讶之情。“初次见面,太宰君。我是另一个次元的你。”他微笑着,“你的人间失格对我来说没有用处,因为我们是同一个人啊。”




      “能将芥川君还给我了吗?”太宰阴了脸重复着刚才的话。另一个太宰见状,摇摇头,就在太宰准备攻击的时候,却听他说:“好啊。”



     

     “我其实,只是想再看看他罢了......”哪怕只是......他合上了书本,直视着面露惊讶之情的他,无奈的轻笑着,“好歹我也是另一个你啊......”才不会乱说话呢......



     “异能力——斜阳。”



     芥川龙之介对于突来的明亮表现出了极大的不适应,愣了几秒后,被太宰的拥抱给袭懵了。“先生?!”



     “别动,小笨蛋君。”男人收紧了双臂,“让我抱抱你。”






04、旧梦



     我起先便知这世上有着另一个我,不同的仅是次元罢了。



     一直以来无聊至极的生活在看到了那位的文章后仿佛被注入了活力。毫无疑问,我崇拜着那位先生。无论是剑走偏锋的文章,还是严厉沉稳的生活方式。



     啊啊,先生,我是如此渴求着您,只要您能看我一眼,只要您能与我说上些许话,我便可以对这世间有着更多迷恋。



     契机便是那天月夜,依然偷偷追随着先生的背影,可能是月色过于美好罢,也可能是先生喝醉了罢,我竟被先生搭话了。



     自那以后,似乎一切都明亮了起来,我甚至觉得就那样死去也不错。与先生的相识,可能是我这无能一生当中,最为有意义的一件事罢。



     可我终究不被上天垂怜,先生莫名的失踪了,对外宣称是自杀,可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可能,分辨不出那躺在棺材中的,是不是我那独一无二的先生?



     倒也是个笑话,另个次元中,我与先生的立场竟是相反的。我并非无法理解另个我的做法,可那也是先生,我怎会忍心,令先生如此?


     再将另次元中的先生放出后,我便浑浑噩噩的倒在河中。



     无论如何......那终究不是我的先生啊......




05、故梦



     许是那晚的月色甚美罢,又许是我小酌了几杯,微醺了罢。朝向那后辈,交谈了几句。



     便如同深陷自己的异能一般,挣扎不能。



     我知晓自己在与那后辈相处过程中动了心,但我不能毁了他,我不能忍受世俗对他的目光,我不想让他受到伤害。



     后辈就该好好的保护吧。



     与此同时,异能的副作用也越来越严重,我开始控制不住想要接近他,拥抱他,亲吻他......甚至亲手杀了他。



      就趁此机会消失于世吧......以免真的造下不可挽回的悲剧。




06、不复苏醒



     他倾听着河水淌过的声音,与蝉鸣交织着,相得益彰。可他内心无比平静。今夜的月亮明亮皎洁,像极了那人清冷的目光。似月光般高洁。


 

     啊啊,先生,您究竟在哪里?


    

     “太宰,你倒在河中做什么?”依旧是冷淡的语气,带着些许风尘之意。他忽地站起身,直愣愣地看着桥上站着的那位,不变的披着浅灰色和服外套,脸色苍白的男子,末端泛白的两鬓随着清风摆动,时短时续的咳嗽声映入耳中,正是他思慕多年的男子。



     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两颊滑落,他颤抖着,轻声道:“今晚的月色真美啊......先生。”



     他盯着这个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狼狈的后辈,淡漠的眸中露出了星星点点的笑意。



      “是啊,好美。”



      异能力——斜阳。





芥川和三次宰在一起了,原来二次芥和二次宰是双箭头来着的,三次宰的能力是斜阳,设定为将人内心最为渴望的东西编织成美丽的幻境,以此让人沉眠,据说三次宰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所以异能力也很温柔吧,时间轴为二次宰脱离黑手党,偷偷关注二次芥,三次芥自杀身亡时期,对于三次宰来说非!常!的!痛!苦!不过在三次宰是暗恋三次芥,三次芥死后不想再失去了,怕二次宰这么做迟早会把二次芥弄死,于是使用异能将二次芥抢了过来,这篇文设定为异能不能对自己使用,就算不是一个次元的也不行,所以人间失格对三次宰没用,三次芥异能设定为蜘蛛丝,治愈异能,也可以变成致郁异能,有副作用,是会渐渐丧失理智。终于见面的三次宰察觉到了三次芥的异常,而且三次芥也接受了自己的告白,于是两人一起沉入斜阳,不复醒来,当然,异能的副作用用斜阳解决啦!


评论
热度(13)

© 嘟嘟御魂-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