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御魂-极

一朵花坠落的速度,连时间都停住了脚步

[尤里]Leucojum vernum

Leucojum vernum



架空设定

文笔有限,可能ooc





     "愿我们的爱,至死不渝."身着深蓝军装的银发男子将头埋在长相普通的男子后颈,用着深情迷人的声线如此诉说着他的爱.被埋的男子面色一红,不自在的推了推眼镜,小声回复了一句什么,只见银发男子嘴边的弧度越加拉长.


     

     "米拉,找到他们的所在了吗?"面容精致的金发少年阴沉着脸,紧盯着天上的海鸥,烦躁的咂了一下嘴."该死的维克托,居然会因为可笑的爱情叛国?而且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找到这两个狗男男之后,我一定要让那个肥猪吐出情报!"似乎是觉得碎碎念不够解气,抬脚踹翻了周围的凳子.觉得自己动作被束缚的他于是扯开领子,对着拿着望眼镜观测周围的红发女性抱怨道:"这破衣服怎么这么紧?我都不好伸开手脚了!"


   

     "好啦尤里,这么碎碎念下去还是找不到这两个人好嘛?少将本来就不用亲自奔赴战场,军装也跟装饰品差不多,谁知道你会穿着啊?"米拉笑眯眯的看着面色突地通红的尤里,打量了一下他的样子.


     深蓝的风衣完美的勾勒出少年人修长挺拔的身姿,腰间的皮带使腰身更加纤细,浑身散发着禁欲诱人的气息,与遮掩不住的属于少年的稚嫩形成鲜明对比,风衣上几近挂满的勋章更是彰显了少年那值得自傲的功绩,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向上扬起,使他看起来更有这个年纪应有的活力,长而微卷的睫毛映衬着碧绿的双瞳更加清澈迷人,如同玫瑰花瓣般粉嫩的唇色以及像涂了腮红一般的粉红的脸颊,散落的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纯洁的不可思议.她此刻突然想起帝国少女们对他的评价------这少年存在本身即为美丽.


      

      似乎确实如此,他让身为女性的她也忍不住想要推到.


  

     "是前中校莉莉娅女士的手笔吧?"米拉再次举起望远镜,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尤里安静了下来,他想起莉莉娅女士刻薄的脸庞,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不再言语,从他不断扯着自己的领子便可看出少年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平静.



     "尤里,那个啊,如果抓到维克托的话......"米拉犹豫的开口抓着望远镜的手微微颤抖,她沉默了一会儿,尤里就默默地等着她调整好心态.


  

     "你在犹豫什么啊老太婆."他趴在旁边的桌上,盯着水杯壁滑下的水珠,寂寥的海面上,一时间只剩下海鸥凄厉的叫声.



     "抓到维克托的话,当然是......要亲手斩杀的啊......."他沙哑的开口."身为上将,背叛了祖国,还渴望有活路吗?我会用这双手,亲自......""尤里!"一直喝着茶的雅科夫终于开口了."你不需要因为维克托而让自己的双手沾上亲人的血!"



     "亲人?"尤里抬眼看向老人被阳光晒得异常刺眼的头顶,一把笑开了,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从他背叛了祖国,并且为了一只一无是处的猪而舍弃我们的那一刻开始,就等于他单方面的解除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吧?而且说起亲人,我们都没有血缘关系吧?这么可笑的设定,你还要维持到什么时候啊?"他碧绿的眼眸深处晕染出了一丝昏暗,"明明那个时候......"



      回忆像上个世纪泛黄的老相片在他脑内回播,漆黑的夜幕下,大雪纷扬,银色长发少年捧起他小小的双手,将手中一串白色微垂像铃铛一样的花儿放在他的手上,温柔的微笑着,蓝眸中溢满了欣喜和珍惜,张口道[        ] 



     嗯?他说了什么?尤里想要努力回想起少年对他所说,如同坏掉的留声机吱呀作响一般,什么也听不清,什么也记不起.



     这发现让他烦躁的站起身."尤里!"雅科夫同样紧张的站起身.他径直推开舱门,走了进去,将雅科夫的那句不要勉强自己关在了门外.



     尤里面色阴沉的打开自己的房门,一把关上,将自己摔到床上,看着也许因为是船所以被涂成蓝色的天花板,想起了维克托那双溢满柔情时可以腻死人的双眸,火大的打开门,对着路过抱着棉被的下士吼道:"天花板怎么是蓝色的?快给我把它涂成豹纹!""啊是!"下士扔下棉被,敬了个礼,面色通红加春心荡漾的跑去仓库拿油漆了.  



     "那个肥猪,真的有那么好?"尤里倚在门边嗤笑着,开始质疑这位曾经风靡全帝国被称为帝国的荷尔蒙的男人眼光,以前的情人虽不说性格,但长相也好歹说得过去,现在这个还真是......尤里嘲讽的笑着,心道这位荷尔蒙先生该去挂眼科了才是.



     他突然收敛了唇边的笑意,垂眸看着自己的双手,白皙干净的不像一位军功满满的少将,反而是像是位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身为上将的你,不会不明白,叛国罪有多重的吧?维克托......"      




呃呃呃,最近对于维克托还有勇利有点不满,所以会虐这两人,喜欢两位的接下来的剧情还是不要看吧

评论(2)
热度(7)

© 嘟嘟御魂-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