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妆

一朵花坠落的速度,连时间都停住了脚步

破碎的羁绊【来派】(完)

文笔有限
斟酌观看
爱染小天使
爱染小天使
爱染小天使


他只是靠在墙边,盯着熟睡的他们,捂脸轻轻的啜泣。



眼泪顺着双颊滑下,在即将落在地面的那一刹那消失,好似滴落,又好似没有。身体半透明化加剧,即使是白天也昏昏沉沉,偶尔在寂静的夜晚醒来,也只能努力的将二人幸福的睡颜刻在脑海深处,即使想做些什么,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与其这样痛苦的分别,还不如一开始不要和好的好……为数不多醒来的时间里,见同派的两人勉强自己笑得开心,爱染的心头忍不住浮现这样的想法,只理智劝告他不能这样下去了,可感情却在蛊惑着他:自私一点也无妨吧,这个本丸过不了多久就会迎来新的爱染国俊吧?让他们记下你,对你印象深刻吧,这将会成为你存在于世的唯一证明——况且你本身,也不想与他们分离吧?



一边唾弃着自己,又一边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们小心翼翼的照料,爱染觉得他快要被沉重的心理压力给压趴了



他们明明不应该这么顾及他的……他们本来应该轻松悠闲的生活在这个本丸的……他们应该好好相处的是属于这个本丸的爱染国俊……



他的归宿,只能是那阴森荒凉的本丸,那被恶意碎掉的萤和国行所在之处,才是他应该回去的地方,才是他应该偿还的债……他也只配……待在那里……



【日夜颠倒,太有精力了吗?】明石国行不知何时醒来,拿起枕边的眼镜戴上,轻柔地越过萤丸,坐在虚化的爱染国俊身边,一把揽过他,懒洋洋地笑开了【半夜鬼哭,小心萤丸揍你哦】那双绿红混合的眼眸盯着爱染的头顶,包容而又温柔



【……无论在哪个本丸,我们都是一样的,想法啊,情感啊……大体都是相同的,所以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责怪或是怨恨你……你在我们心中的地位远比你所想的要高啊……为什么我能肯定呢……因为那是我啊……】爱染国俊擦干了眼泪后,明石国行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他紧紧搂住越来越透明的爱染,身体不禁微微颤抖



【什么啊……我都快要怀疑你是不是国行了……居然会说这种话】爱染睁着红肿的眼,将头埋在明石怀里,闷闷道【你这家伙……】明石国行都要被气笑了【你以为我想这些废了这么多脑力是为了谁啊……】他将手放在爱染头上,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拍下去




【在玩什么啊……也不叫上我……】萤丸抬头揉了揉眼,走到他们身边,硬生生地挤进了明石的怀抱【萤……好挤……】爱染被萤丸紧紧抱住,挣扎了半天,无奈道【谁叫你们背着我偷偷谈话……这是惩罚!】【嗨嗨……那么祖宗们还接着睡吗?】明石靠在墙上,看向在他怀中缩成一团的两人【不睡!国俊难得醒着,想多和他说说话……】



明石盘起腿,眯起眼,【好……那么就这样……好好说说话吧……】回答他的,却是两人放缓的呼吸声【……真是……净麻烦别人……】明石闭上了眼睛,抱怨着,唇角却微微上扬,双手分别搭在两人肩上,他也缓缓入睡



…………………………………………………………




翌日




当明石国行右手突然打在地上因而被惊醒时,他看见窝在他怀中的萤丸抱着一柄短剑哭泣着,便知道,无论如何不舍,该来的那一天,终究是来了……




【国行……国俊……】萤丸捧着这柄没有任何灵力的普通刀剑,正如当初初遇爱染时对方捧着碎掉的萤丸一般,视若珍宝


他动了动唇,发现此刻任何话语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无法安慰萤丸,因为此时他和萤丸,是一样的感受,他目光闪了闪,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即使知道这与眼镜并无关联,他还是摘下了眼镜,依然模糊的事实让他长叹了一口气



啊啊……他听到他的内心在悲叹,上次是萤丸……这次是爱染国俊吗……身为保护者……还真是没用呢……



【感受到他灵力的消失,我就过来了……】缺桐拉开了房间的纸门,进入室内【很抱歉在你们悲伤的时候赶过来,但我认为他还可以抢救一下】她扯了扯嘴角,从萤丸手中接过爱染【一个小时后,去找清光】缺桐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


【既然付丧神被召唤出来了,那就是属于那个审神者的,本体上会有灵力的印记,想要易主,也需要在付丧神身上的灵力完全消失变回本体后,使用你的所有灵力来消除那个印记,然后打上自己的】挽雕耸肩,认真的看向缺桐



【只有这一个方法……但是我不建议你用……毕竟过程中很容易受到反噬,短刀也许还可以,但其他刀种就……况且之后的一段时间没有灵力你要怎么办?】缺桐闻言笑笑,金眸中装满了认真【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你们之中最强的家伙了,抹去印记绰绰有余……】她欠扁的看向坐在中央朝她皱眉的女人【冉,你是知道我的,我不可能让他们因为我而露出伤心的表情……只要有能力……我绝不会让他们悲伤!】



【罢了……和你同期的都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缺桐……在达成理想之前……可不要死了……】被称为冉的女子摇了摇头,道【呵……怎么可能呢……你也太小瞧我了……】缺桐扩大了嘴角的笑意,得到了冉的首肯后潇洒的离开了这里



……………………………………………………



【唉……早知道就不说大话了……】她额角滴下一滴冷汗,面色惨白地将爱染递给在一旁待机的清光后,虚弱的挥挥手【把这个给萤丸他们吧……估计一会儿就能醒来了吧……】【可是阿鲁基你的状态……】清光接过爱染,担忧道【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你快点给他们吧……这几天出阵内番都交给你了……我偶尔也想睡会儿懒觉……】【嗯……知道了】清光明白缺桐不要打扰她的潜意思,不多说就离开了房间



【呼……】再听不到走廊上的脚步声之后,缺桐腿一软扑倒在了地上【啊……好疼……】她一动不能动,只趴在地上自嘲地笑笑【我这副模样……可不能让他们看到啊……】



【哝,阿鲁基说过不久就能醒来了……好好守着吧……】清光找到了来派的两人后,递过爱染,见两人由衷的笑了出来,清光也不禁挑眉,轻笑了出来



以后就一起好好生活吧……



萤丸和明石国行盯着白光里逐渐显出形体的付丧神,对视一眼,微笑着高喊【欢迎回家,国俊】回答他们的则是那充满力量以及温度的拥抱,还有那嘹亮活力的嗓音



【我回来了,萤,国行】


FIN.

总算把大结局憋出来了
今天也把爱染练毕业了【突然激动.jpg】
总之,来派赛高!!!
不练二号机主义,极化之前你们不来我也不会在那一把二号机去凑回想了
抱紧家里来派独苗瑟瑟发抖

评论(8)
热度(14)

© 汝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