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妆

一朵花坠落的速度,连时间都停住了脚步

破碎的羁绊【四】

文笔有限

斟酌观看

婶婶有名字出现

爱染小天使 

爱染小天使

爱染小天使



    【真麻烦啊......】她托腮凝视着缩在房间角落抱着本体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的爱染国俊。【明明其他本丸的爱染是个元气的小伙子呢】她仔细打量着爱染,除却头发乱糟糟的,衣服被套上了萤丸的内番服,看上去有点小(萤丸:喂!),脸上的表情像是曾经还没有改过自新厌世至极的宗三(宗三:啥?)以外,还是很符合人设的。



     个屁。



     翻个了白眼,她尝试向这个爱染搭话。



    【呐,你以前本丸的主人怎么了?】回想起在会议上被投影出来打了马赛克的初静的尸体,缺桐觉得自己这个问题白问了。【你为什么要躲着同派的他们?刚刚他们可是很伤心呢】



     那时萤丸悲痛欲绝的神情以及收拾起浑身的怠惰开始认真起来的明石国行,她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一直卡着爱染国俊也不要变成现在这个局面,早知道当初一见面就把初静那家伙给干掉就好了。就在缺桐以为爱染会一直这么沉默下去的时候,他轻轻的开口了。



     【我原先所在的本丸,原本是一个和睦的好本丸......】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本体,【审神者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我,无论我说什么都会满足,萤和国行她也很努力为了我带回来了,我曾以为我们能很幸福的为她效力......】说到此处,他微微颤抖,缺桐瞥见了,不禁皱眉。



     【在一次我拒绝了审神者一起玩的请求去找萤的时候......】【异变,就开始了对吗?】她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叠文件,朝爱染摆了摆。【这是我费了好大劲复制过来的初静的战绩,从来没有碎过任何刀的她在来派集齐了后开始疯狂的碎萤丸和明石国行,现在看来是你的原因么......】听到缺桐这么说,爱染瞳孔微微放大,他握紧了拳头,低头。



     【珍爱的东西,要隐藏起来,对吗?】缺桐随意翻阅着资料,貌似漫不经心的说出这句话。【果然吗......】见爱染国俊不说话,缺桐低低笑了出来,室内一下子只剩缺桐的笑声,而她似乎也不知道收敛,笑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魔性。直到有人听不下去,愤然推开门,指着审神者道【能别这么笑吗晚上会做噩梦的!】



     【阿拉,你在的啊,清光。】缺桐笑眯眯的看向自家近侍。【可不止我哦......】清光对上她的目光泄了口气,用刀柄指了指身后,【他们也在啊......话说偷听就不要拉上我了......】他气鼓鼓的看了一眼毫无歉意的明石国行以及不断往角落张望的萤丸。【抱歉抱歉啊,拉你进来】明石国行朝着清光的背影挥挥手,见清光没有反应,无奈耸耸肩。



    【你们来派真是......全部都是笨蛋呢】缺桐瘫在桌子上,将资料销毁。【谁都知道的事情,隐藏起来也没有意义吧?总是想自己背负一切的话,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他们来说,很不公平哦】她站起身,走在爱染面前,蹲下,直视着他空洞的眼眸。



    【高兴还是痛苦的事,虽然不能全部承担,但却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共有的,这就是家人啊,个人的幸福就是大家的幸福,个人的愤怒就是大家的愤怒,个人的眼泪就是大家的眼泪,家人啊,并不是一个名词,是可以在关键时刻站在你身后无条件支持你的可靠之人啊......你们,不是家人吗?让他们来分担你的痛苦吧,国俊。】爱染眼前渐渐模糊,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顺着脸颊滑下,一直以来惶恐不安的心开始平静下来,让他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缺桐抢先萤丸明石一步抱住爱染,抚摸着他的脑袋,轻柔道【没事了,全部都过去了......初静已经不在了......在这里,谁也不能伤害你所珍视的人——!】爱染回抱住了她,温暖的体温令他放弃了默默流眼泪的冲动放声大哭了起来【我不想再失去他们了,每天都在胆惊受怕,怕下一次萤就要碎,或者国行跳进刀解池,连碎片也留不下来,只有记忆在不断提醒我他们存在过的事实,又要看见新的他们再一次经受这样的折磨!如果都是我的错的话,那我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就好了,因为我的原因让他们一次一次碎掉,一次一次变成随处可见的资源,要是我不存在就好了,他们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啊!!】



    【笨蛋国俊,你要是不在了的话,我会寂寞的啊......没有你和我一起督促国行的话,他就要更懒了啊......】缺桐松开了爱染,眉眼弯弯的看着三人抱在一起。【我姑且算是你的监护人,虽然少了一个熊孩子多少也会轻松一点,但只有两个人也太冷清了】国行仗着身高将两人圈入怀中,闭眼微笑。



    【阿鲁基,我可不信你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哪里抄来的?】清光神乎其技的出现在缺桐身边,手搭在她的肩上。【妖O尾巴里抄来的,因为这个嘴炮很感人】缺桐不在意清光拆她台,回答道。【果然~】清光暗自得意了一会儿自己能搭在缺桐肩上,将目光移向气氛和谐的三人,看到爱染有些透明的身体,忍不住戳了戳缺桐【那个真的没事吗?】顺着清光的目光,缺桐朝爱染看去。



    【啊,这个嘛......总有办法的啊......】听到如此不靠谱的回答,清光翻了个白眼,再次离开了这里。见清光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缺桐也离开了房间,给三人留下机会独处。



    【啧,要比想象中的稍微麻烦啊......】



TBC

估计下一章就能完了吧,中考结束了,可以愉快的浪了

我是谁我在写些什么??

战扩把我好不容易存起来的加速给弄没了,好气哦

心态差点炸

flag取消取消,我看来派只有爱染喜欢我qaq

评论(3)
热度(11)

© 汝妆 | Powered by LOFTER